二十幾年前,我出車禍滿一年時,認識了一位朋友的哥哥,那時我剛拿掉厚重的石膏,必須拄著柺杖行走,他竟然不嫌棄我,願意和我交往,讓我很感動.後來因為一些原因,我們沒有在一起.在我得知他即將結婚的前夕,寫了這封信給他:


 



 那天在電話中,你對我說:你要結婚了。



其實早在去年,神就把你要結婚的事告訴了找。我作了一個夢,我相信它是從神而來的;夢中你來我家送喜帖,卻對我說你很欣賞我,我淡淡答道:「你都要結婚了,還說這些幹嘛?」怎料,夢境竟出現於一年多後的現實生沽中,想來真是令人感嘆!夢如人生,人生如夢!


人生真的好像一場夢,一台戲,各自上場,各自散去,帶不來什麼,更帶不去什麼,勞苦愁煩,轉眼成空。誰不常在生活重壓下喘氣?誰又不常在心靈憂傷下嘆息?難道生活僅僅是一連串的勞碌奔波、汲取鑽營?亦或放縱情慾、奢華安逸?不,生活絕不僅止於此。生活和生命之間隔著些什麼?你想過嗎?歲月在你的身上扮演著怎麼樣的角色?它吞噬了你的生活,亦或它開展了你的生命?你是光陰巨輪下的被輾者,亦或它拓寬了你生命的寬廣度?先總統 蔣公說:「人生所應當徹底研究明白的,就是三個問題:生命的意義、宇宙的真理與人生所當行的路。」而耶穌基督是唯一的答案,祂是天地之間獨一全能的真神。為何要作一個愚昧的人?為何選擇一個以哭泣為始,以嘆息為終的人生?當一切的激情退去,當一切的興奮消失,當現實生活中的種種像一波一波的海浪襲捲而來時,我們心靈薄弱的堤防又能承載幾何?


不要說我是一個弱者,你可看到我在歷經種種無情艱難打擊挫折徒又勇敢堅強的站立起來?不要說我是一個愚者,你可看到我有人生的目標興方向,我有可為之生甚且為之死的信仰與依託?不要說我是一個空談者,我正在對一個需要的朋友付出我的愛心。不要說,請你不要說臨到我身上的事太殘忍。「我所遭遇的既出於耶和華,我就默然不語。」回顧來徑,雖然它是一條血淚與汗水凝固而成的道路,但我仍要親吻那引領者的杖與竿。


感謝神為你預備了一位伴侶,在這條人生道路上互相扶持,彼此勉勵,同享喜樂,共當勞苦。小時候我們都聽過白雪公主的故事,那個「從此以後王子就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結局,每每讓小女孩在心中編起了美麗的夢幻。然現實生活中,婚姻是一個開始,並非結局。人們常以「愛河永浴」這句話贈予新人,浴於愛河中的確是件快樂的事,然河水在它平靜的表面下有暗礁,有急流,還有不為人知的洶湧處。我相信以心靈結成的網能抵擋任何的風吹雨打,而其中的一絲一縷都需要靠雙方不斷的付出來增加它的韌度。我以為真正的愛永遠是先要求自己;剛剛組織家庭,你當更多的體貼疼愛太太,幫助她適應新生活裏的一切,常常在家事上幫助她,在精神上安慰她,在工作上鼓勵她,找機會讚美她,以感激欣賞的心情接納她為你作的一切。當你願意更多的付出時,你一定會得到更大的愛戴與尊重。如果你珍惜我這個朋友,就請接納我誠懇的忠告:敬畏耶和華,善待你的妻子。



你不必再說什麼,該講的我也都講了。我祝福你永遠幸福快樂,再見,我親愛的朋友。       


                          



                                            



我和他的第一次相遇,是在聲音裡.那是一個寒冬的夜裡,雖是初識,我們卻十分談得來,像是失聯已久的好友,要把許多年的空白都補起來


其實在我寫給他的信中,最後一段我是這樣寫的:   



且讓徐志摩的偶然為我們的這一段畫下一個終止符吧!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無須訝異,無須歡喜,在轉瞬間消失了蹤跡.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那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