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的外表很陽光(我永遠喜歡以笑臉對人),但其實我的個性與身體狀況是比較偏向林黛玉的。信主後,主耶穌不喜歡我多慮煩惱,多愁漸轉為多情,但善感的心依舊。


其實我也不是天生的多病體質,而是車禍後留下的許多後遺症導致我的健康狀況走下坡。記得有幾次去看中醫,當他們聽完我所有的身體狀況時(中醫是全面調理),居然都說那你不是活得很辛苦嗎?


生病時真的很辛苦很痛苦(頭痛起來。痛不癒生,腿痛起來寸步難行,睡不著時輾轉反側望天長嘆...........),但每次病痛都使我更依靠主,認識自己本相的軟弱。


可能有些人看到這會覺得我很"可憐",的確,如果沒有主耶穌,我也很難接受這些病痛,但這些年來,我發現自己內心的創傷已在主耶穌和我先生的愛中得著醫治。再者,我身體雖有軟弱,但主耶穌在許多方面給我的恩典與祝福是非常豐富,多而又多的。


看到此可能有人覺得很奇怪,不是在寫國外旅遊嗎?怎麼絮絮叨叨的談自己的身體狀況?那是因為這次旅遊從第二天一早我就極不舒服,幾天以來睡不好加上感冒,我簡直不知如何繼續以下的行程!


 



第二天一早起來我就很不舒服,由於上高地要走很長的一段路,我和導遊說我不走了。


她叫我在最後一站下車(此區私人車輛禁入,須搭乘特別巴士),同團的人則提早幾站下車。我因人很不舒服,她說了些甚麼我都不記得了,只記得下車後向前走,一路有指標,然後在一座橋那裏和他們會合。


但我下車後一看,前面有好幾條路,這下我急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日本人大多聽不懂英文,我如果走失了怎麼辦?在我比手劃腳下,好不容易有一個日本人告訴我橋的方向。一路都沒有看到指標,當我大老遠"終於"看到一座橋時,整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此地是十九世紀(明治時代)時英國傳教士登山時發現的。


它屬於中部山岳國立公園,因長期與外界隔離,蘊藏了豐富的動植物資源,成為大自然良好的生態棲息地。


一般遊客是從田代橋步行至河童橋,沿途景致優美,河童橋附近隨處可看到早期由唐朝所傳進的落葉松。



面對眼前的山、水、輕風、浮雲,我完全無心欣賞。以前出來旅遊都會倒數計時,戀戀不捨,但我現在就想回家了,一方面慶幸這次只有五天,但又憂心如何熬過剩下的時間?


大概我的氣色實在太差了,一些團友們都來問候;上車後導遊交給我一瓶感冒藥,我服用後立刻陷入昏睡。



松本城的照片全是謙爸拍的,平常不是那麼好睡的我,在感冒藥抗組織胺的強大威力下,睡得不省人事,沒有下車。


導遊的介紹當然一句也沒聽進,只知它是一座古城。



今日最後一個景點是WASAB農場,因睡了好幾過小時,精神好一些,我也就下車走走。



小河上有人在泛舟


水面在欸乃的漿聲中漾起絲絲波痕


 



我的身後是一片WASAB田



雖然不舒服,面對鏡頭時還是硬撐起笑容



飯店旁邊有一間教堂,謙爸送我回房間後進去參觀拍照。




面對精緻的餐點,我毫無胃口,隨便吃幾口後又回房間睡覺。



三個小人兒


第三天一早我們要去黑部立山了,雖然昨晚又吃了感冒藥,且睡了很久,但整個人仍然昏昏欲睡,無精打采。


在立山國家公園內須搭乘六種不同的交通設施,我們先坐關電隧道無軌電車到黑部水庫車站。




徒步十五分鐘約800公尺抵達黑部湖



黑部地下電車



立山空中纜車


長達1.7公里約7分鐘的立山空中覽車,以無支柱直跨方式,長度為日本第一而自豪。



覽車上所拍的相片,遠處白色的區塊竟是雪呢!



 



導遊說此處是立山最高峰(標高2450公尺),因交通不便,所以午餐食物非常簡單。


此時我又突然非常不舒服,幾乎完全沒有胃口,頭腦好像要爆炸了。


我無力的趴在餐桌上,心中頻頻呼喚主耶穌救我,我實在太難受了;雖然謙爸一直陪伴我,但我深知只有主耶穌可以救我。


禱告休息後稍稍好一些,餐廳工作人員看我那麼不舒服,還拿氧氣筒給我使用。


說真的,幾次到日本,我覺得日本人非常有禮貌,而且很親切,他們的國家也非常乾淨,連公廁都安裝免治馬桶呢!



總算要下山了,沿途又拍了幾張相片。







最後再搭乘立山覽車



回程路上所見景觀


此景讓人想起王維的詩句


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



晚餐時胃口稍稍好一點


但吃過飯頭又痛起來,睡前又吃了止痛藥和感冒藥,多麼希望明天起來時我不要生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