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前,日本人崎山克彥來到菲律賓宿霧附近的海域潛水,他看到一座夢幻般的小島,這個島差不多只有兩個足球場大,但崎山克彥深深愛上了這座小島,於是他花了千萬日幣的退休金買下它,當起島主。


買下小島後,他沒有將任何島民趕走,反而讓自己融入他們的生活,和485個島民過起沒水沒電的純樸生活。


 這座島叫卡兒哈甘。在這裡,崎山克彥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他樂此不疲。


他認為,"在島上,時間是循環的,不像沙漏那樣一點一滴流逝掉。"



 


 


<<我買了一座島>>這本書中,他這樣寫著:



「我在風聲中醒來。屋外的天色已經相當亮了。遠遠就能聽到長腳海鳥的蒼鳴。現在大約是清晨五點。卡兒哈甘的自然萬物都在這個時間相繼甦醒。睜開眼醒來的感覺一直都是這麼美好。...走出屋外就能感覺到清風輕吻著我的雙頰。房舍的前方有著綠色的草坪與白色的細沙。在前方二十公尺處就是無垠的大海。海岸邊佇立著幾株椰子樹,葉子則隨著風的輕撫靜靜然地搖擺著。海面平靜無波。但是仔細一瞧,卻又仿若最高級的和紙一般,海面上有著細細波紋流動著。颯颯颯的風聲把四周包圍了起來。原本清晨的心情就應該是這個樣子吧!天氣晴朗,心情也一片晴朗...」

「我會漫步在這條大約五十公尺的海岸上,深呼吸,讓空氣充滿我整個肺腔,讓自己的心情也梳洗一番。然後我會爬上左邊的台地,走在沾有露珠的草徑中往工作室小屋前進,沒多久就能看到那個用草編蓋的小屋子了。我就是在這邊寫稿的。我常常把文字處理機搬到陽台上盤腿打字,在草與風中述懷,心情再好也不過了。」


而卡兒哈甘的夜晚又是怎樣的呢?


「我把燈點亮,島上沒有電力,我是使用太陽能發電。晚餐時我喝了一瓶啤酒。最近,我會在晚餐後玩一下遊戲,是前幾天來島上的朋友教我的遊戲。

我住日本時沒什麼時間陪太太玩。我也教幫我工作的魯明和拉迪玩這種遊戲,這兩個人都相當厲害,我們大家玩得不亦樂乎。微醺的感覺真的很棒,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來。






這天我們搭乘螃蟹船來到了卡兒哈甘島,由於海水退潮,我們需更換更小的船隻才能登岸。



 





從他們住的環境看來,這裡的生活很貧困,但很貼近大自然。




 




 




 島上沒有自來水,每一家門前都有一個大水缸,用來承接雨水。



洗手間須付費,用完後由這位婦女沖洗乾淨,下一位再進入。


 


島上有一座教堂。



還有一間小學。


  


 漫步島上時,身旁傳來串串銀玲似的笑聲,那笑聲是那樣的清脆響亮,而每一張笑顏是那樣的天真爛漫。


所有經過的遊客都停下腳步,盯盯地看著眼前這群快樂的孩子們。我想許多人和我一樣被眼前的景象所感動,他們沒有優越的物質條件(甚至十分的貧窮),但他們是那樣的單純、快樂與滿足。


 很多時候,快樂與物質環境是沒有絕對關聯的,導遊說菲律賓國家雖然貧窮,但他們人民開朗樂觀,鮮少聽說有什麼人得憂鬱症的。


 


在這座小島上,處處可看到人們臉上燦爛的笑容。



 




 



島民大多以捕撈海 鮮或行船維生。


  今天中午我們在竹棚內享用海鮮餐和南洋水果,想吃更多海鮮的人可自費來此購買。



 



這座小島所以又叫資生堂島,是因為二十多年前,資生堂化妝品公司在此拍了一個廣告。


廣告中的妙齡女子雙手高舉著絲巾,在潔白的沙灘上奔跑她燦美的笑容、輕盈的腳步、隨風款擺的絲巾..........在碧海藍天的掩映下,構成一幅美麗動人的畫面。


 


真不好意思,我拿著旅行社發的大浴巾,在此"東施效顰"了。



用過午膳,離開小島後,導遊又帶大家去浮潛。



 


回程中,一位船員跳到海中抓了一個海膽上來,並當場切開讓大家品嘗(我不敢吃)



 


 



 回到飯店梳洗後,在飯店的景觀餐廳享受豐盛的自助晚餐。


 




宿霧最有名的特產就是烏克麗麗了,而其中最富盛名的都是這位先生和他的兄弟製作的。


離開菲律賓的那天早上,我們在他的攤子上買了烏克麗麗,也買了一隻吉他。



 


 


還記得我在第一篇<菲律賓之旅>裡提到的徐大哥嗎?他是一位基督徒,我真的很佩服他,在來菲律賓時他就在發自己寫的福音單張,而最後一天我們前往機場時,他在遊覽車上公然述說上帝創造世界的偉大與奇妙。



 


 


在菲律賓旅遊,菲律賓政府為提高人民就業機會,規定每一位當地導遊需另有一位助手,阿long就是我們這一團的助手。


 當我在機場要替他照相時,他似乎很驚訝,他大概絕對想不到,照完像後我還輕輕擁抱了他。


而當我擁抱他時,淚水在我的眼眶中打轉。


這是我第三次跟團掉淚。


第一次是從馬來西亞到新加坡時,當我和馬來西亞的導遊道別時,我難過得哭了,因為我好喜歡她。


第二次是從泰國回台時,一進機場我的眼淚就掉下來,因為好捨不得和這群可愛的團友們分開。


而這一次,整個過程中照顧我們雖是阿long的職業,但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親切與真誠。





要入關了,我大力地和阿long揮手,也和菲律賓說再見。



我們即將離開,而菲律賓人的熱情、善良就像烏克麗麗的美妙樂音,迴盪在我心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