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開學時節。記得兩年前謙謙入學時,我一進校門就看到穿堂中矗立著綴滿花朵的拱型花架,老師們打扮成小丑穿梭其中,還有管弦樂團的優美音樂迴旋在耳際。這一切用心的呈現最主要是在歡迎新生。


進了教室,陪伴的人比學生還多,爸爸媽媽爺爺奶奶或坐或站,一邊聽老師說話,一邊不時帶著笑意的瞅著自己的孩子。上課鈴響了,訓導處廣播請新生家長至大禮堂參加新生入學說明會,大家才戀戀不捨的移動著腳步。


放學時,我去接謙謙,他告訴我老師對他們很好,同學也很和善,他很喜歡去上學。


看著他喜悅的神色,我的思緒飄回了好多年前……………..


我不滿六歲就進了小學,算是早讀生。我名字的筆劃多,光是學寫名字就是件辛苦的事。


我那個年代的老師是很有威嚴的。我並不喜歡上學,因為老師總是板著一張臉,手上還隨時揮舞著教鞭。我算是很乖的學生,總是戰戰兢兢的,偶而老師用比較兇的口氣和我說話,我的眼淚就會掉下來。


不記得是什麼事,有一天老師居然拿棍子打了我一下手心,我的淚水止不住的流,回到家後再也不敢去上學。


第二天一早,我的媽媽把我帶到老師面前,請求老師以後不要再打我,因為我不敢上學了。(我曾親眼看見好幾個家長要求老師盡量管教他們的孩子)


儘管老師承諾再也不體罰我,我心裡還是很害怕,要求媽媽上課時站在教室外陪我。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抬頭望向窗外,看到媽媽的身影,才會放心的繼續上課。記得有一次,我又看向窗外,媽媽也正望著我,四目交接時,媽媽的臉上立刻堆滿笑容,一邊使勁的和我搖手。


這已是好多年前的往事了,但媽媽站在窗外含笑搖手的一幕,卻是我記憶相簿中永遠清晰,鮮明的一頁。


 


後記:


記得我小一下學期的某一天,學校門房冷伯伯突然對我說:"妹妹啊!這學期還有九個禮拜就結束了。"言猶在耳,四十年就這樣忽忽過去了!冷伯伯也應該八十多歲了,不知他可好?


流光如矢,我父親也曾和我說,他每想到當年前坐船來台灣,在基隆上岸的情景, 都覺歷歷在目,恍如昨日,而一甲子也過去了!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北宋晏殊詞)我們生命中許多美好的時光都過去了,但是一些溫馨的記憶偶爾仍會浮上心頭,伴隨著我們繼續行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