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帝的眼中,所有身心障礙的孩子都是美麗的天使,而他們的父母為了照顧這群孩子,天天要操的心叫做「天使心」。在你我裡面,願意以愛來擁抱,樂意以行動來關懷這些家庭的心,同樣也是天使心。

 

 

 

「天使心家族」緣起於大提琴家林照程與鋼琴家蕭雅雯的家庭,每年年底,他們都會舉辦音樂會,我曾參加過好幾次。

 

th

 

 

 猶記第一次參加是在國父紀念館。當雅雯出場時﹐頓時成了全場的焦點。她高窕的身材﹑標緻的面龐﹐在一襲紅黑緞面小禮服的襯托下﹐更顯得美得出眾。

看到她﹐我的思緒飄回了十七﹑八年前的那個仲夏夜。

 

那時我的鋼琴老師正就讀師大音樂系﹐畢業前她邀請我參加她的畢業公演。我如約前往。依稀記得﹐那場音樂會大概有五﹑六位畢業生上台表演﹐每個人都全力以赴﹐將自己多年來辛苦練習的成果呈現在大家眼前。

 

她們精湛的琴藝﹐美妙的音樂讓人沉浸在這場音樂的饗宴中。我已完全不記得演出者的姓名與曲目﹐但有一位演奏者卻讓我印象十分深刻。

 

當她上台時﹐吸引了全場的目光﹐她姣好的外貌﹑優雅的氣質﹐配上那身華麗的禮服﹐像極了從童話世界走出來的公主。

 

「她這麼漂亮﹐琴又彈得這麼好﹐擺在她面前的﹐將是多麼美好的人生!」還記得當時我這麼想。

 

十幾年後﹐當我得知雅雯畢業於師大音樂系後﹐我想起了那個仲夏夜的女孩﹐她們會不會是同一個人﹖而在一次天使心家族的表演中﹐我證實了心中的想法。

 

雅雯畢業後不久即和照程結婚﹐照程非常疼愛她﹐他們的事業也一帆風順。如我所料﹐美貌﹑愛情﹑財富﹐凡一個女孩所渴想的﹐雅雯都有了。

 

 而在他們有了第一個孩子後﹐雅雯卻從幸福的雲端重重摔了下來。命運似乎和他們開了個大玩笑﹐因為他們的孩子竟被診斷出為重度發展遲緩兒。這樣無情的宣判﹐誰人能承受﹖更不堪的是﹐四年後他們又生下了一個極重度發展遲緩兒(雖然事前做了所有該做的檢查,醫生都說沒問題)。他們心碎﹑絕望﹐整個人淹沒在極大的傷慟與淚水中。

 

他們的心深鎖在冰冷幽暗的深谷中﹐但感謝主﹐在看不到任何出口時﹐有一道光射向他們﹐有一隻手向他們伸出﹐有一胸膛將他們擁抱。他們認識了上帝﹐雖然環境仍然一樣﹐但上帝成為他們的平安﹑力量與盼望。

 

 

th

 

照程和雅雯與他們的三女兒。

當雅雯告訴照程她"意外"懷孕時,他們兩人抱頭痛哭,但已信上帝的他們,相信這個孩子會是完全正常的,結果也是。

 

th

 

th

 

他們的大女兒在十幾歲時於睡夢中安然離世,大女兒離世後,上帝又賜給他們第四個健康可愛的女兒,雅雯戲稱他們家是"五金行"。

 

因著能體會其他類似家庭的需要﹐照程和雅雯成立了天使心家族﹐幫助身障兒的家長心中有力量並接納自己的孩子。

 

四年多來﹐已有許多的家長與孩童在這裡找到心靈的避風港﹐走出心靈黑夜﹐重建生命及自我形象﹐他們的事工也隨著需要不斷擴大。

 

天使心家族又在2010年發起了第一屆「336愛奇兒日」,他們希望每年3月第3個星期6能成為約定成俗的「愛奇兒日」,讓每年的這一天,特殊家庭與支持特殊兒家庭的一般家庭一同走出來散散步、曬曬太陽,讓這一天成為「父母的向陽天,特殊兒的陽光日」。

 

如今,他們不只幫助了台灣許多身障兒的家庭,他們的事功還擴及到海外。

 

原來﹐照程和雅雯並不是被命運所玩弄﹐他們遭遇的乃是上帝的手所量定﹐但這一切是基於祂的慈愛與智慧﹐為要在他們身上成就更美的事﹐並讓祂得著榮耀。

 

聖經上說﹕「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哥林多前書四章9節)人生如戲﹐是上帝親自編寫了我們的劇本﹐我們的職責是盡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但願我們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對白都能討上帝的喜悅﹐但願落幕時﹐我們能見到祂稱許的目光。

 

雅雯雖然沒有如當初所願的﹐走上音樂這條路﹐但上帝藉著她的生命照亮了許多人的生命﹐她的琴聲也感動﹑撫慰了無數的心靈。在人生的戲碼上﹐上帝給了她一個更美的舞台。

 

 

 

天使心家族社會福利基金會

 http://www.ah-h.org/1-1about.asp

文章標籤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