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仍是單身的我約了同事琪琪一起去菲律賓的馬尼拉旅遊。





到達馬尼拉後,導遊先帶我們去吃午餐。我對菲律賓的第一印象是好落後喔!因為餐廳裡用的衛生紙竟是我幼年時使用的草紙!





吃了午餐,我們這一桌的遊客都到外面去了,我因為要等去洗手間的琪琪,仍坐在位子上。這時服務生突然端上滿滿一大盤紅燒螃蟹,我有些錯愕~原來還有菜啊!我猶豫著是否該去喊那些人進來,想想還是算了,至於我是否享受了那盤佳餚,我已毫無印象了。





當天晚餐前,當地導遊說要帶大家去看精彩的"成人秀"(自費),我聽了很訝異,他怎麼安排這種節目啊?!用過晚餐,除了一對新婚夫婦、琪琪與我,其他人都跟著導遊去看秀了。


 





我前面的小桌上放了一隻烤好的小乳豬,這是我們第一天晚上的菜餚之一。


 


琪琪雖和我一起出遊,但因為車上位子很空,她總喜歡自己坐。第二天一早,坐在我前面一排的琪琪問我有沒發現車上多了一些人?我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看到幾個很年輕的女孩。我心裡也有些狐疑,的確,昨天好像沒看到她們啊?!





答案很快揭曉了。





由於我旁邊的位子空著,第二天開始同團的P就過來和我坐。p很健談,一路跟我聊天,他告訴我他們同事五人一起相約來馬尼拉玩,並告訴我另外四位同事透過當地導遊,找了女孩全程陪宿





我聽了倒抽一口氣,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呢?!





那四位女孩看來都只有十幾歲,身材乾瘦嬌小,臉上沒有甚麼表情。她們從第二天起就全程跟著我們,但吃飯時導遊另外替她們安排。





那四位男士,只有一位年紀看來較大的比較疼惜身邊那位小女生,至少在車上時會握著她的手,至於另外三位男士,對他們的陪宿者理都不理。





菲律賓很貧窮,但一定要做這樣的選擇嗎? 雖然我不認同她們的行為,但我一點沒有看不起她們,心中對她們充滿了憐憫。我一直想藉由視線的接觸表達我的善意,但或許是自卑感吧!我從來無法接觸她們的眼光。


 





我後方是大雅台的火山口。


 


有一天下午的行程是逛百貨公司,只見那四位男士都進去買禮物送給太太,只有P兩手空空,甚麼也沒買。百貨公司的前門旁有幾座電話亭,又看到那幾位男士紛紛打電話回家,而P也不打。我提醒p買個禮物或打電話回家,他卻說不需要啦!”





第四天早上在某景點等車時,那四位男士中的一位突然站到我身旁。





“Rosa小姐,你長得很漂亮(年輕小姐都是美麗的),我們幾個都有注意到你,可惜彼此差異太大…………”他訕訕說道,我則一徑禮貌地微笑著。





這次出來我和我太太說是到台南出差,我太太說等我回家後,她要去花蓮出差。我不知道他為何要告訴我這些,只覺得這樣的夫妻關係很可悲。





那天去泛舟回旅館的路上,早上和我說話的先生突然在中途下車,我正覺得納悶時,P對我說那位先生在馬尼拉有一位舊識,他只要來馬尼拉,都會去找她。我聽了心中又是一陣唏噓。





五天的行程很快結束,帶著幾許沉重的心情,我離開了馬尼拉。





雖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但每想到那幾個小女生黯淡、瑟縮的眼神,仍讓人心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