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六年前我剛來這間教會時就認識L了,當時怎麼也想不到,她日後竟成了我最親密的禱告同伴。


那時L在教會擔任清潔工作,每個主日,當我走在通往教堂的小徑時,總會看到她拿著一支竹掃帚在掃地。幾乎每一次她看到我都會說:你好漂亮喔!後來我發現她非常會讚美人,在她眼中好多人都有值得稱讚的地方。


多年來我們之間並沒有太多交談,甚至有一段時間她來我家幫忙打掃,也都只是默默的工作。


一直到兩年前的某個周末午後,她打電話告訴我她得了大腸癌。


L得癌症?怎麼可能?她的小兒子怎麼辦?不知怎的,我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無法置信!


我很早就聽聞L的小兒子是極重度腦性麻痺患者,雖然已成年了,仍像個小baby似的凡事都要依靠L照顧。


L的先生早在她懷第二胎時即已外遇,棄她與當時極年幼的大兒子於不顧。


 



 


“Rosa,我生病的事到目前為止全教會只有你一個人知道。教會有這麼多弟兄姊妹,而她罹癌的事竟第一個告訴我,她這樣的信任我讓我很感動。


聽完她的訴說後,我立刻為她禱告。禱告完,我和L說以後只要她有需要都可以打電話給我,只要時間許可,我都會聽她說話為她禱告。


之後她常常打電話來,住院後、開刀前她都打給我,我每一次都很有耐心的聽她說話,也用愛心與同理心為她禱告。


說真的,我其實不太敢聽那些有關癌症治療過程中的痛苦,因為我心裡會有莫名的恐懼,害怕自己將來也會遭遇這些。


朋友說我應該把我的想法告訴L,請她不要再把這些治療細節及身心的痛苦告訴我。但我不忍心這樣作,我知道自己是L唯一(除了主耶穌)傾吐的對象,我怎麼忍心不聽她說呢?


L住院這段時間,她的媽媽和大兒子一起替她照顧小兒子。休養一小段時間後,L出院了。


 



 


其實最先她打電話來,我想只要她找我,我就聽她說話,安慰她,為她禱告。但從我第一次為她禱告後,她就說她也要為我禱告。她的禱告讓我好感動,因為她對主耶穌說她好感激我,並求主耶穌大大賜福我及我的家人。


她出院後我們約定每個禮拜三早上一起在電話中禱告。


經過一年多的化療,她的癌症好了,但身體卻又有好多症狀(有些是化療藥劑留下的後遺症):她手腳時常麻痺、嚴重耳鳴、時常頭痛、皮膚癢、青光眼、心律不整、泌尿道感染……………


即使有這麼多病痛,她仍事必躬親的照顧小兒子:一日三餐餵飯,刷牙洗臉,隔日擦澡,一日數次翻身,白天之外、每天半夜起床兩三次換尿布…………….


L這些事已作了三十幾年。


不只如此,她的小兒子因尿道有結石,平均每半年就要住院打抗生素。


一個身體健康的人這樣長年照顧小孩尚且很辛苦,何況一身是病的L?


常有人勸L把小孩送到安養中心,但L捨不得,覺得只有自己照顧最周全最用心。


 



 


她的孩子除了媽媽和哥哥外,甚麼話也不會說,而且需要終日躺在床上,完全沒有生活自理能力。在外人看來,她只是辛苦、無止盡的付出,但她常告訴我她的小孩好可愛。兩年多來,我從來沒有一次聽她埋怨照顧小孩辛苦,她對小兒子無怨無悔的付出常讓我感動不已。


有一次醫生說她兒子已用到第三線的抗生素,以後可能沒有藥劑可打了,她難過擔憂的不得了,還好後來醫生又說有藥可用。她告訴我當她得知自己得癌症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以後小兒子怎麼辦?


L說她每個禮拜都好期待看到我或打電話給我。她的大兒子有一次也告訴我,媽媽以前從不對別人敞開,但他好高興媽媽現在甚麼話都願對我說。


L手術至今已兩年多,但她仍無法去教會工作,剛開始一年由教會的弟兄姐妹替她打掃,現在則由她的大兒子代替她工作,而平日家裡的開銷則由大兒子微薄的薪水支付。


其實早在她生病前我就不定期奉獻錢給她(她都不知道),她生病後需要更多的金錢支出,我當然更要幫她。不知怎的,有一次我雖用匿名奉獻仍被她知道了,而她堅持我兩之間不能有"金錢往來",竟將我給她的錢全數捐出去。


 



 


她所有的生活範圍就是教會、醫院和家裏,她從來沒有機會在外享受美食或遊玩,好幾次我提議帶她出去用餐遊玩,都被她婉拒,但她要求我只要我到外用餐或遊玩,回來一定要和她分享。


去年我到瑞士前夕,她告訴我瑞士是她最想去的過家,她這輩子恐怕無法去了,現在我要去,她好高興好高興,就像她自己要去一樣,要我一定要穿的漂漂亮亮的多照些照片回來給她看。


L的心胸非常寬大,雖然她的處境很辛苦,但她從來不會忌妒別人,反而對他人充滿了祝福與關懷。每次她聽到我感恩的事情,都比我還要高興,不曉得多少次,她為我及我家人的祝福都深深感動我;她也常常想到其他有需要的人,為他們禱告。    


神的恩典真的很奇妙,因著一通電話,牽起了一段美好的禱告情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