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並不是軍人,但我小時因為遷戶口越區就讀,進入了台北空軍子弟小學。

 

我曾在憶兒時入學一文中分享,小一開學不久我因被老師打了一下手心,從此不敢去上學。我對空小最大的印象就是老師很兇,很喜歡責罰學生。

 

我常聽到或看到老師在體罰學生。記得有一次下課,我經過高年級教室的走廊,看到一位老師用雙手緊緊捏著一位女學生的雙頰,前後用力搖晃那位女同學驚恐含淚的眼神,我至今難忘,而我也嚇得當場拔腿就跑。

 

 

 

 

 

 

我也遇過慈愛的老師,那是小二的顧老師。顧老師的臉圓圓的,時常帶著笑容,我好喜歡她。那時放學後我常走到村子口的公共電話亭打電話給她,而她總是很親切的和我聊天。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顧老師問我的生日是哪一天,我明明是國父誕辰生的,卻隨口說了一個日期,而那天竟是顧老師的生日!顧老師聽到我和她"同一天"生日好高興,立刻說生日時要送我一盒電動火車。這已是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但老師慈愛的面容此刻仍清晰地浮現我腦中。

 

另一位讓我懷念的是教我鋼琴的陳老師。小二開學沒多久,音樂陳老師問班上有沒有同學想學鋼琴,回家後我和媽媽說我想學鋼琴,從此我每周好幾天都利用午休時間到學校附近的老師家學琴。學了一段時間,也不知怎的,我又不想學了,我告訴老師我不學了,老師以為我是因為學費的關係(那時學琴的費用很高),說以後可以免費教我,希望我繼續學,但我就是不想學了。之後我又斷斷續續學了好幾年的鋼琴,但我最懷念的就是陳老師,他不但教我彈琴,還願意無私的為我付出。

 

 

 

 

 

 

還有一位C老師讓我印象非常深刻。C老師當時是空小的體育組長,單身的他很喜歡我,想收我作他乾女兒,但我很怕他,看到他就想躲起來。有一次他在校門口的傳達室遇見我,又"央求我作他乾女兒,還說如果我答應了,以後每天給我十塊錢零用錢。門房冷伯伯聽了在一旁幫腔,"妹妹啊!冷伯伯在這打鐘一天還賺不到十塊呢!C老師的乾女兒多好”!

 

我才不要呢!我一點也不喜歡C老師,給我再多錢我也不要”!我在心裡默默拒絕。

 

後來很少看到C老師,記得小四上學期有一天我在校門口等村裡的"娃娃車"來接,突然看到C老師騎著摩托車迎面而來,我沒地方閃躲,和他碰個正著。"好久不見,"C老師的摩托車停在我面前,"快過聖誕節了,你等等,我去買張聖誕卡給你。

 

不一會兒,他手上拿著張聖誕卡回來了。"聖誕快樂!"他把卡片遞給我。C老師騎車離開後,我看看信封,上面貼著四塊錢的標價還沒撕去,我拿出卡片,映入眼簾的是遠古時代一群赤身的男女,或坐或臥的徜徉在一片草地上,我那時年紀小,沒甚麼藝術眼光,只覺得老師怎麼買這種卡片給我?好噁心喔!

 

多年後,我在X視的導播中看到他的名字,我心想,這會是C老師嗎?還是同名同姓的人?後來我遇到一個同事,她的媽媽以前是空小的老師,她告訴我這個導播就是以前的C老師,原來他後來去學導播,改行了。C老師可能不記得我了,但他想收我作乾女兒,送我卡片的情景歷歷在目。而今天再想到C老師當年對我的種種,我也是心懷感恩的。

 

 

 

 

 

 

空小在我小二時,因紀念飛行員陳懷先生,改名為懷生國小,而小四下學期,懷生國小原址要改建國中部,國小教室必須縮班,我們之中有些同學被轉入附近的另一所國小,我也是其中之一。

 

有一件事一定要提,我的先生也是空小的學生(他是正港的空軍子弟),我們還是同一個年級。雖然從不曾同班,但我常想,在那一千多個日子中,在教室的走廊、寬闊的校園、奔跑跳躍的運動場、或是擁擠的福利社前……………我們曾否錯身而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