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星期前的一個下午,我行車在一條馬路上,車子的左後方突然被一輛機車撞擊,我第一個意念是我被撞了,後又往前開了一兩秒才趕快煞車並下車。


我本想對機車騎士說:"你怎麼撞了我的車?",但看到她跌坐在地,我趕忙關心她的傷勢,也把口邊的話嚥了下去。


一位路人徵求我的同意後立刻報警,警察還沒來,女孩的父母倒先出現了。


那個計程車司機看到是你撞我女兒的!”女孩的媽媽一看到我就很不客氣的說。


明明是你女兒撞我的!”但這句話我沒說出口,只是在心裏回應。


很快的警察也來了,問了一些話,因為我沒有立刻停車,已經不是第一事故現場,他們要我把車先開到路邊。


這時我才發現我左後方的車燈罩被撞碎,車燈上方被撞凹,左後門的最下方有好幾道長約二、三十公分的刮痕。


這個修車費應該是他們出的。我當時還很天真的想。


前面不到三分鐘的車程就有一家醫院,記得那個女孩告訴我她還好,只是頭有一點暈,可是他的父母卻在此時叫了救護車來。


我們一行人跟著到了醫院的急診室。


警察分別為我們作筆錄,我先作,等女孩作時,她一切看來好好的,我也鬆了一口氣。


女孩作筆錄時,她的父母圍在她旁邊,我開始禱告:"主耶穌啊!祢是公義的神,祢知道我沒有撞她,是她來撞我的。


 



 


作完筆錄,不知她對警察怎麼說的,警察把我叫過去,當著她的面說,因為她有受傷,所以她半年內都可告我,還說我有強制責任險二十萬,只要二十萬內的醫藥費,我都要賠償;警察的說法更添加了他父母的氣燄。


後來我一位朋友對我說,我實在太老實了,如果是他,一定對警察嗆聲:”警察先生,你怎麼可以在沒有弄清事情真象前,就說這種話!”


警察說他們只負責作筆錄,至於一切責任歸屬,要等車禍鑑定人員來作。


從頭到尾,女孩媽媽都擺臉色給我看,警察離開後,他爸爸對我說:"你沒有立刻停車,你已經輸了。還說:”只要你承認自己錯了,保險公司會負擔一切費用。


明明是你女兒撞我,為什麼我要承認自己錯了?”當然這句話又是放在心裏,沒有說出來。


臨走時,他父親又拋下一句:"我就住在出事地點附近,那裏我認識很多人,到時我打聽打聽,一定會有人看到誰撞誰的!”



看到這,大家一定都了解我的個性了:膽怯、不喜(不敢)與人起爭執。連我的小孩都說:”媽媽,你實在太膽小了,你應該要據理力爭!”我的先生聽了對他說:”這就是我們家的媽媽啊!所以我們兩個要保護她!”



 



 


事出後我也立刻聯絡了保險公司,保險公司一開始就表明了它們的立場: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晚上見到先生,我把這件事仔細的說給他聽,他聽了後告訴我他了解,但叫我不要再管這件事,把它完全交給保險公司,並說如有任何事,都由他來出面,叫我放心。


但接下來幾天,我的心思一直被這件事纏繞,委屈、驚嚇、難過、擔心等情緒不斷在我心內翻攪,夜裡也睡不著。


其實在遇到女孩父母時,我就已知道他們不可能賠償我任何費用,所以我請保險公司的人和他們說,我願私下和解, 彼此都不付任何費用。沒想到(其實也該想到)他們很生氣的說,如果我不付她的修車費、醫藥費(其實那天離開醫院時,醫生已說女孩沒事),他要立刻去法院告我。


我雖然很生氣、很難過,但為了避免心理上的折磨,同意保險公司的作法:花錢消災!


最後保險公司付了她們七千元修車費、兩千元醫藥費,而我自己修車花了七千五百元(這部分沒有買保險)


其實在這件事沒解決前,我的心情受到很大的影響,一直很鬱悶。雖先生叫我不要管,我卻覺得重擔壓心頭。


 



 


我的先生看來卻完全沒事,他說這社會不公平、不幸的事實在太多了,我所遇到的事只是"a piece of cake"。我的父親也說,旁人看來一些芝麻綠豆的事,怎麼到我這就變成了千斤重擔?我想到曾看過一篇文章,提到文化大革命時,有些人因為第二天要被鬥爭,就嚇得自殺了。而有些人鬥了十幾次,仍勇於面對。作者說這是因為每個人的壓力指數不同,而我就是屬於那種抗壓性很低的人。


在我心情抑鬱時,主耶穌是我真正的盼望與依靠。我雖難過、害怕,但我相信祂允許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都是""的,都是對我有益處,且相信祂必掌權;我既然把事情交給祂了,就當完全信靠祂,不再自己擔負;而且無論結果如何,都要感謝讚美。


當然我不是一開始就做得到,我每天都為此事禱告,也請幾位朋友代禱,一個星期後,我發現自己已不再那麼憂愁掛慮,也睡得著了。


其實事發後我也多次反省,是否有可能是我撞她?但我沒有看到她,且我正前行,怎麼可能用車子的左後方撞她?再者,我是直行車,她是轉彎車(她從我左後方的巷子騎出來,先穿越兩條對向車道,再經過雙黃線才到我所在的車道)。我曾請教修車廠的師傅及計程車司機,他們都說在這種情形下,我不可能撞到她。當然我不敢說在此事件中我完全沒有責任(比如我沒有在第一時間煞車………),但這些都不重要了。


我開車七、八年,從沒有在開車前禱告的習慣,但經此事件,我很自然的會在開車前先禱告,求主保守我一路的平安。以前開車覺得"輕鬆自如",現在深刻體會馬路如虎口,開車時更加小心謹慎。(事情剛發生時,我難過害怕的都不想再開車了,我好怕再有人撞我,然後又把責任全部推給我。)


從小我就知道自己是個膽怯又軟弱的人,我多希望自己能夠勇敢又堅強啊!但主耶穌的話大大安慰了我,因祂說祂揀選了世上軟弱的人,又說祂要成為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參哥林多前書一:27-30)


感謝主耶穌,一切不愉快的事會過去,但主耶穌的恩惠與慈愛永遠長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