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聽到我曾擺過地攤時,總會驚訝地問:「真的?你賣些什麼東西?」

那是大二暑假的事了……

那年夏天,僑居海外的堂姐在寄居地作生意,託父親在台灣替她選購些具有民族性的東西,其中包括了古樸典雅的檀香扇。我自告奮勇的擔負起一部分的採購責任。記得是一個週末,一楠和我坐在客廳整理剛買回來的扇子,天氣燠熱難當,我順手拿起一把扇子猛搧。

「一楠,我們去擺地攤好不好?」我突發奇想的建議。炎炎酷暑,扇子對一般人來說應該是很具吸引力的。

 

 

 

 

 

 

「怎麼個擺法?」他問。

「扇子體積小,把它們裝在手提箱裏,然後再把手提箱放在你機車上。」我性子急,轉身跑進房裏拿了爸的公事包,將扇子一支支整齊的排列起來。

「哪!就是這樣。」我滿意的點點頭:「你現在就和Carol(我的妹妹)拿出去賣。」

「你呢?」Carol在旁問。

「我在家為你們預備午飯啊!」雖然主意是我想的,可是我實在沒什麼勇氣站在路邊招呼人買東西。

大熱天的,吃涼麵吧!我起身走進廚房,拿了一個大碗,裡面依序放入醬油、醋、蔴油……,我一邊調拌著配料,一邊心裏直惦著他們,不曉得賣的怎麼樣?

 

扇子

 

好不容易他倆回來了。

「情形怎麼樣?」不等他們開口,我就急著問。

「一共賣了十四支。」

「十四支,一支淨賺二十元。」我高興的嚷著:「成績不錯,才一個多小時就賺了近三百元。晚上你們兩個再去賣。」

「你怎麼不去?」Carol反問我。

「生意是三個人合作,你們負責銷售,我管理財物。」

「為什麼?」Carol很不以為然。

「Rosa,我們是憑自己的勞力賺錢,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一楠很了解我:「何況賺錢次要,主要的是藉著這個機會我們可以拓展自己的生活層面,更多的觀察了解人性。」

一楠說的很有道理,為了讓自己的觸角伸展得更廣,當晚我鼓起了最大的勇氣,和一楠到了通化街夜市。窄窄的巷道裏萬頭鑚動,想找個容身之地還真不容易。一楠把機車往路邊空處一靠,就當街吆喝起來:「扇子啊!買檀香扇……。」

一楠不愧是從做生意的家庭裏長大,賣起東西來有模有樣,我傻傻的站在一旁看著他。

 

「Rosa,」他遞了一把扇子在我手中:「你要主動的招呼來往的行人,引起他們的注意。」

「我不敢。」我囁囁嚅嚅的說。

「你人都來了,還有什麼不敢的?」一楠好聲好氣的:「你先看看我怎麼做,然後跟著學,這樣你總會吧?」

我點了點頭。

隨著一楠的吆喝,果真吸引來了一些人。

 「多少錢一把?」一個太太細聲細語的問。

「五十元。」我面帶微笑的回答。

「行不行便宜點?」她看看我:「四十元怎麼樣?」

「我們的價錢很公道,您和別處比一比就知道了。」一楠在旁解釋。

見我們不肯還價, 那位 太太放下扇子,扭頭就走。

「不買算了!」我暗暗罵著,心裏卻不覺好笑起來;以前我最受不了交易不成時,店員那種難看的臉色。現在才知道原來人心都一樣,只不過易地而處罷了。

 

 

「這扇子怎麼賣啊?」一位老先生問一楠。

「公道便宜,五十元一支。」

「這扇子不是真的檀香木作成的。」 那位老 先生將扇子握在手中把玩半天後,扶著老花眼鏡慢條斯理的說。

我聽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真的還會賣這種價錢啊?

 

 幾個小時很快就溜過去了,雖然時間已不早,通化街擁擠的人潮一些未褪去。

「Rosa,我們回去吧!」一楠開始收東西:「從前是我們來逛夜市,今天竟在這擺起地攤來了,你覺得怎麼樣?」

「很好玩。」我嘴硬的說。其實我心裡真正的想法是:賺錢真不容易!

後來我們又去進了一些別的貨,除了檀香扇外,我買了素雅的紙扇和古典的絹扇。兩種款式的紙扇分別以竹和玫瑰為主體。圓形打摺的扇面上,黑色墨汁勻稱地勾勒出一支清幽蒼勁的竹子,竹葉錯落有致的分佈在竹枝上。另一面扇形的扇面上,數朵嫣紅嬌豔的玫瑰繽紛簇擁著。這把美麗的扇子是摺疊式的,在它的底部有一個彈簧夾。造型雖美,設計卻不夠周全,如果合扇時不小心,手會給彈簧夾弄傷,我的手就被夾破過。

 

 

有一次有位小姐很喜歡這把扇子,她掏皮包拿錢時,我提醒她合起扇子時要小心。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楠打斷了。

「你這樣講誰還敢買?」 那位 小姐走開後,一楠有些責備我。我當然希望別人買我的東西,但我不希望他們的手受傷。我有些迷惘,一楠的本性忠厚良善,如今只是區區數十元他也這麼計較,是不是為了賺更多的錢,真的會讓一個人改變?賣扇子沒有多久時間,我們開學了。剩下來的那些扇子,我很喜愛,把他們裝起在一個紙盒子裏。其中我也選了幾支贈予友人。

大三那年我陪一個來台的美國技師參觀台北,臨別前夕,我送了他一把檀香扇。他說他很喜歡我這個朋友,並說回到了美國會給我寫信。

我高中時期有兩位很要好的同學,我想到絹扇高雅大方,分別選了淡紫和粉紅色的送給她們。

黑色的絹扇雍容華貴,隔鄰的小虎跟我學琴,我挑了一把送給他的奶奶,另外又拿了一支送給一楠的媽媽。

 

 

 

關於扇子,在民間有一個傳說:親朋好友之間彼此不能贈送扇子,否則受者與贈者會永遠分離。

身為一個基督徒,我不相信這些,但是在我所贈出的扇子中,卻產生了一連串無奈的巧合!

首先那位外國朋友,除了在飛機上寫了一張明信片外,再沒有任何音訊。我那兩位高中時期的好友現在都已定居美國。鄰居孫奶奶過了三年病逝。而最讓人難過的:一楠也在一次意外事件中喪生了!為了避免徒然增加雙方的痛苦,我再沒有和他的母親有任何聯繫。

雖然我不相信這些事情和扇子有任何關係,但在這一生中,我再不會送出任何扇子了。

走筆至此,耳邊彷彿又響起了一楠沈雄渾厚的叫賣聲:「扇子啊!買檀香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