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表哥,在我眾多的表兄弟姊妹中,你是對我最好的。
你們自幼常隨著作軍人的父親四處遷徙,
記得小二那年暑假,二姨從澎湖帶你們兄弟姊妹四人來台北,
二姨、表姊妹住我家,你則和表弟住在附近的大舅家。
那時對你沒甚麼印象,只記得澎湖的花生酥好好吃,
我總捨不得一下吃完,而是每次都咬一小口,然後含在嘴裡細細地咀嚼;
想到那個畫面,花生酥那香甜的滋味,似乎還留在我唇邊。

 

DSC07989

 


後來你們家搬至左營,小四那年暑假,爸爸帶我參加他們公司的環島之遊,
到左營那站時,他帶我去你們家,留我在你家住幾天。
爸爸帶我去的時候是晚上,還記得二姨招呼我們坐下,我望向客廳的天花板,日光燈幽幽地亮著。
看到我來,你高興地在客廳跳來跳去。
二姨問我想不想吃冰淇淋,在那個物資不是很充裕的年代,冰淇淋算奢侈品了。
我多麼想吃啊!但我卻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

 

DSC07685

 


我住到你家不久你就告訴我,你和歸亞蕾是鄰居,還說她對你很好。
有一天吃過午飯,你問我想不想去歸亞蕾家?
我點了點頭,立刻跟在你身後,三腳併兩腳地飛奔至歸亞雷家。
她家大門虛掩,你在門口叫了一聲,她的弟弟妹妹跑出來開門。
穿過小小的庭園,我們進入室內,
雖是個艷陽高照的午後,她家客廳卻不是很明亮。
歸媽媽從房裡走出,和我們打了招呼後,她又走回後面的房間。
我和你隨興地坐在歸亞蕾弟弟妹妹的對面。
"歸亞蕾呢?"我問,一面環顧四周。

"姊姊在台北拍戲。"他們一起答道。
時隔多年,這是我唯一記得在她家的對話。

 

DSC08208

 


那時外婆剛好也住你家,每天一早外婆總悄悄地叫醒我兩,帶我們去市場,
回程中,你的手裡總有著心愛的玩具,而我也會得到一件新衣服。
每次我們回到家中,表姊妹總氣得直跺腳,說外婆偏心。
我高中時你們搬到中壢,我去你家玩,你帶我到家後面的水塘打水漂。
你的技術高超,小石子丟出後,總能在水裡連續跳躍好幾次。
我怎麼也學不會,而你也總在我的讚賞聲中連連拋擲。
大學時我去你家,你帶我到中央大學,說要教我開車。
那時車子都是手排檔,你說我是個"天才",

因為整整半小時的學習過程中,我的車子從未熄火,
你讓我將來一定要將這"光榮的事蹟"告訴別人。
回家時,你堅持送我到台北,到台北車站後,你又要送我到家,
後在我的婉拒下,你才返回中壢。

 

DSC08212

 


大學畢業那年寒假,我出了嚴重的車禍,你知道後立刻趕來看我,
從此兩個多月的住院時間,你天天來探望照顧我。
你說看到躺在那昏迷不醒的我,你雙手握著我的手,想把你體內所有的元氣都傳給我。
爸爸為我請了24小時看護,但我想更多看到家人(我爸爸也天天來一至兩次),
於是辭了夜裡的看護,要求你晚上來醫院陪伴我。
之後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你夜大下課後就趕來醫院照顧我,第二天一早又趕去上班。
有一天夜裏,我叫醒了熟睡中的你。

"表哥,我好痛苦啊!"我對你說。
事實上我車禍後一年多的時間,幾乎天天以淚洗面。
我是榮總醫生口中他所見過車禍受傷最嚴重的病人,
而我更擔心的是男友的傷勢。(我當時並不知他在車禍不久後就已離開人世!)

 

 

DSC08214

 


聽到我的哀嘆,你睡眼惺忪地對我說,你剛作了一個夢,而你相信這個夢是上帝給你的。

(雖然你當時並不是個基督徒。)

你說你看到兩片草地,其中一片草地上聚集著一群"上流社會"的人,
而另一片草地上擁擠著一些貧病交迫者。
你正奇怪為何見到這景象時,看到我從兩片草地中間走來。
你看到我左右張望,然後走向那群需要幫助的人。
"Rosa,上帝要使用你,有一天上帝會用你來幫助許多人。"你堅定地說,
"而且,你將來一定會走路。"

 

DSC08221

 


出院後,你有空還是會來看我,但慢慢地我就較少看到你了。
又過了好幾年,當舉世震驚於黛安娜王妃的遽逝時,
我聽到了你的噩耗:你在大陸被人打死了!
你一向良善正值,是誰這麼狠心,對你下這樣的毒手?!
而這個事實,隨著你的離去,將永遠沒有答案了!
我原本想在你結婚時,包一個大禮,好好地謝謝你。

沒有想到,為你籌畫追思禮拜,竟是我在這世上能為你作的最後一件事!

 

DSC08017

 


寫至此,我望向窗外,明晃晃的陽光在枝葉間舞動著,
我想起多年前的那個午後,也是個陽光晴好的日子,

我跟在你身後,邁著歡快的步子,跑向歸亞蕾家...........
這麼多年了,歸亞蕾仍活耀於螢光幕,
而你,卻早早從人生舞台上謝幕了!

 

全站熱搜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