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小一那年我還不滿六歲,

但從那時開始直到我高中畢業,

每次開學排座位時,我總是班上個子最高的幾個之一。

成長過程中我並沒有因為自己長得高而開心,

大學時我甚至覺得自己長太高了,

因為那時喜歡穿高跟鞋,

也喜歡在異性身旁有"小鳥依人"的感覺。

記得大學時有一次參加舞會,竟沒有男生來請我跳舞,

坐在"冷板凳"上的我,倍覺委屈,眼淚不由自主地大顆大顆落下。

"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人欺負妳?"身旁一位男性學長關心的問。

"都沒有男生請我跳舞。"我一邊說,又掉下一串淚珠。

這時一位女同學走到我身邊,

"是我們長太高了啦!所以那些男生不敢請我們跳。"

這時矮我半個頭的男學長拼命點頭。

"幹嘛要等那些臭男生來請,我們自己不會跳啊!"女同學邊說邊將我拉起。

後來我和她兩人索性脫了腳上的高跟鞋,隨著樂聲盡情款擺舞動。

 

S__9723919

 

這些年我發現想長高已變成全民心聲,

甚至變成一種迷思:"高就是美麗與帥氣"。

連挑選對象,基於"優生學",有時也將對方身高列入考慮條件。

以我和先生的身高,我們的孩子應該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至少我周遭的朋友聽到我曾為孩子的身高憂心時,都這麼認為。

兒子出生時,身高比例在75%,但到幼稚園時,已落到25%以下。

他小一時,我在報上看到一位"名醫"寫了有關身高的文章,

我很自然地帶他去找這位醫生看診。

在作了一系列自費檢查後,這位醫生斬釘截鐵地說兒子有生長的問題,

且需要打生長激素,還說如果現在不打,

將來他長不高就是我沒把握機會。

這樣的帽子扣下來,我怎敢不給兒子打呢?

  那時大約是9年前,一針0.1cc一千元,

一天一針,共要打六個月。

醫生說這是照體重計價的,所以年紀小體重輕時打較划算。

我很努力地學會這種特殊針劑的打法,每天為孩子打針。

還好這種針打起來不痛,使整個過程輕鬆許多。

 

S__9723917

 

大概第三個禮拜,一天我替兒子打針時,兒子突然慘叫,

隨著他的叫聲,我也跟著大叫,

他大叫是因為痛,而我是心疼一千塊飛了。

之後雖然去找過醫生處理這問題,但再次替兒子打針時他仍說很痛,

且說甚麼都不肯再打了。

這時朋友提醒我,為什麼不再聽聽其他醫生的意見?

而單憑一位醫生的說法就替兒子打生長激素。

後來我帶兒子去了三總和馬偕,

三總作了基本檢查,馬偕作了全套檢查,且全部費用都由健保支付。

最後兩家醫院的醫生都下結論:兒子現階段並不需要打生長激素。

三總醫生甚至告訴我,原先我看的那位醫生根本不是這一方面的專科。

他哪裡知道,自從那位名醫在報上發表<如何長高>的文章後,

候診間裡的病患幾乎都是來看身高問題的。

我甚至看到拿了大批打針藥品要返回英國的母親,

也曾和一位母親聊天,她的女兒已經是青少年了,

她居然說即使能再長高一、兩公分,她也要把握這個機會。

我算一算,她需要花費三十幾萬,真是天下父母心啊!

每次去看到診間滿滿的,想要長高的病患,

我的心裡都很感概,很難過,

感概的是長高真的這麼重要嗎?

難過的是很多人再怎麼努力也長不高啊!

 

S__9723913

 

我爸爸曾對我說,長得高不高沒關係,頭腦裡的東西比較重要,

但多少人能接受這樣的說法?

兒子步入青春期時,我們也為了要不要吃轉骨方拿不定主意,

但最後我們決定順其自然,希望他多運動,吃營養些,早點睡。

現在兒子長得已經比我高了,

但我希望他不只身材長高,更希望他心智高,品格高,愛心高.......。

長得高或許有很多優勢,但身高畢竟只是人的一部分。

記得我從少女時期開始,就希望自己將來的對象"又高又帥",

但隨著年歲漸長,我越來越不重視這些外在的條件,

我覺得一個人的品格、性情、學識等重要性都遠超過外在,

長得高當然很好,但長的不高,也沒那麼嚴重,

只要我們好好充實自己,在許多方面,總會遇到欣賞自己的伯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