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八年,我所工作的機構要在韓國開東亞區會議,同工可自由選擇參加。對從未出過國的我而言,這可是個好機會呢!


還記得臨去機場前,爸爸拿了三把行李箱的鑰匙。一把替我綁在行李箱的拉鍊上,一把綁在我隨身背的包包上,最後一把他叫我放在隨身攜帶的錢包裏。


這樣你總不會三把都弄丟吧!”臨出門前他放心的說著。


 



 


兩個禮拜的會議很快結束,我們一行人到了漢城機場準備回台灣。


準備入關時,我的一張文件不見了,無法辦理登機手續。


在韓國時,主任曾叮嚀任何文件都要收好,不可遺失。


我明明有收起來,可現在怎麼也找不到!


我茫然的坐在那,看著其他同事入關。


我永遠感激一位韓國男同工,在我心慌意亂時,從頭至尾陪伴著我。


感謝主,文件總算趕辦出來,我在最後一刻得以順利登機。


 



 


到了台灣的機場,海關要求我開箱檢查行李。我順手去摸行李廂的拉鍊,奇怪,鑰匙怎麼不在了?我趕緊看我的背包,帶子上空空如也。我有些尷尬,沒關係,我還有一把!我胸有成足的打開小錢包,怪了,我的鑰匙呢?


怎麼會這樣?想到爸爸臨出門前對我說的話,我都快哭出來了.


我越是找不到鑰匙,海關人員越是要檢查我的行李。


這時同行的同事們已因等待排了長龍,紛紛打探發生何事?想到剛在韓國機場丟了文件,現在又找不到鑰匙,我實在覺得很羞愧。


海關最後以一根髮夾打開了我的行李,檢查後揮手示意我離去。


我快速走向最後一關,把手裏所有文件都交給站在旁邊的人。


 



 


小姐,我要的都不是這些.”


不可能,我所有資料都在這.”我已經快抓狂了。


你可能把文件忘在海關了,我建議你回去找找.”


我頹喪萬分的往回走,心裡暗自作了決定:若有任何同事問起,我就說想用洗手間,然後我要躲在洗手間,等所有同事走光了,再出來處理此事。


就在我往回走的當兒,大老遠看到海關人員在向我招手,他手裡還拿著我那張單子。


我如看到救星般,如釋重負的取回了那張單子。


小姐,虧你還是第一次出國,怎麼那麼粗心!”我一邊走,背後傳來海關人員責怪的聲音。


事後我在小錢包裡找到了鑰匙,它被一堆零錢壓在下面。可能當時我太緊張了,居然沒看到。


 



 


後記:我這個人個性很迷糊。


單身時期,我後來又邀同伴跟了幾次團,還好沒再發生此類烏龍事件。


婚後每次出遊,所有證件都放在謙爸那,我只要跟好他,就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Rosalie的繽紛天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